• <xmp id="aaayc"><table id="aaayc"></table>
  • <xmp id="aaayc"><xmp id="aaayc">

    疫情結束之后,“無接觸商業”會涼涼嗎?

    2020-05-08 09:38:31

    “無接觸經濟”概念下的多個賽道,其實都已經火過一次了;

    疫情對用戶消費行為的進化有推動作用,但并不足以改變相關賽道的核心商業模式;

    特殊時期誕生出來的風口,最終應用場景也會回歸到垂直領域中去。

    年初的疫情是一只突如其來的“黑天鵝”,但它在攪動行業的同時也為一些細分領域帶來了機會——“無接觸經濟”正是其中受益的一方。

    由于疫情的防控需求,人與人之間的直接接觸一度被視為洪水猛獸,正常市場的交易需求卻仍然存在,因此如何通過“無人化”的方式為餐飲、零售等線下商業完成日常經營就催生了“無接觸經濟”這么一個新風口。

    不過,正如以往所有的風口一樣,有風起之時必有風定之際。只是對于“無接觸經濟”來說,風定得可能還要更早一些:早在2017年,被歸在“無接觸經濟”下無人便利店、無人貨架等等垂直領域,就已經火過了一波。

    更關鍵的是,在這個風口之下成長起來的創業項目們也已經歷過一次轟轟烈烈、大浪淘沙式的洗牌了。資本涌入后野蠻生長,但模式和產品沒有經受住市場考驗,進而資金斷鏈,轟然倒下,賣身的賣身,倒閉的倒閉,目前存活下來的幸存者寥寥。

    在部分從業人士看來,這次的疫情或許能成為一個轉折點:公共衛生方面的大事件對外界市場環境以及終端用戶消費心理必然產生了一定影響 。但僅有疫情的影響足夠改變線下商業市場中“無接觸經濟”的基本面嗎?

    “無接觸經濟”中,誰在活躍?

    在討論這個問題前,恐怕先得厘清一個概念:在“無接觸商業”這個以場景定義的模糊概念下,究竟包括了哪些領域及產品。

    目前公認屬于“無接觸商業”的領域及產品包括了無人便利店、無人貨架、無接觸取餐柜和快遞柜,也包括了無人配送的機器人。

    可以看到,這里面所涵蓋的細分領域大多并不是在這次疫情中才興起的:無人零售便利店、無人貨架,在2017年就已經作為“網紅”成為過創業風口了,在其中倒下的創業公司也不計其數。

    2016年,無人零售商超Amazon Go出現后,國內迅速崛起了一批跟隨者。與此同時,在技術實現上更為簡單、僅僅憑借一個小程序就能上線的無人貨架,也借著這陣風鋪進了大量的寫字樓。這波浪潮中較為知名的創業公司就有繽果盒子、猩便利、果小美幾家。

    2017年曾經有媒體統計,2年內無人貨架行業至少有50多家創業公司涌入這片藍海,十幾家頭部玩家的融資總額就已經超過30億人民幣,所倚靠的投資機構不乏經緯中國、IDG創投、藍馳創投等知名投資機構,阿里、騰訊等巨頭也相繼入局。

    但不過短短一年時間后,這個一度炙手可熱的賽道就迅速進入了洗牌期:2017年下半年,果小美與番茄便利合并,次年即傳出了裁員撤柜的消息;2018年上半年,猩便利有員工爆料稱公司遭遇資金鏈危機,將撤出三四線城市 (但公司對此予以否認) ;此外,每日優鮮便利購旗下無人貨架也被曝出大規模裁員,以及多個城市撤點的新聞。 2019年,繽果盒子等曾經的明星企業進入大眾視野,也基本上都是因為欠薪、裁員之類的員工糾紛事件。

    而行業內仍在做無人零售、無人貨架且存活下來了的,大多是采取了較為迂回的解決方案,背后也大多有行業巨頭做支撐,比如說便利蜂。

    便利蜂在上線之初的確是乘著無人便利店的概念東風,但從實際的解決方案來說,“無人”僅僅體現在最終的結賬環節上,店內仍舊有人值守,改革方案并沒有不少創業公司那么激進。

    同時,便利蜂所上線的無人貨架整體來說是服務于便利蜂零售網絡的網點構建的,與單純的無人零售貨架創業底層邏輯并不完全一致,也并不能被視為一個純粹的無人貨架成功案例。

    可以說無人零售這幾年基本上從潮起到潮落,鮮有幸存者。

    而相較短短兩三年內已經完成了大浪淘沙的無人貨架,無接觸取餐柜和快遞柜的發展集中化特色要更高一些:無論是取餐柜還是快遞柜,最終在面向消費者的終端,基本上都是行業巨頭在主導。

    在快遞柜一側,智能快遞柜目前的頭部企業速遞易、豐巢、富友收件寶、中郵智能柜等,都與行業巨頭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速遞易背后的投資方包括了中國郵政集團、菜鳥網絡和復星集團,并且已經在2017年改名為了中郵快遞易,并整合了中國郵政旗下的中郵智能柜;

    豐巢本身背靠順豐,且從天使輪開始,投資人中就同時有中通、韻達、申通等其他幾家快遞巨頭的身影,是多家行業巨頭共同支持的聯合體;

    富友收件寶背后是以金融業務起家的富有集團,旗下有互聯網支付、銀行卡收單、跨境支付、商業保理、保險經紀等多個業務,業務矩陣龐大。

    不難看出,在行業巨頭的業務版圖中,智能快遞柜扮演的是一個服務主營業務的支持方的角色:對中國郵政、順豐等快遞行業的龍頭而言,是一個優化用戶服務體驗,提升配送效率,以及后期自動化攬件的入口;對于富友這樣以支付業務為核心的企業而言,則是一個觸達電商消費者的流量入口。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行業格局,核心還是因為智能快遞柜一直都存在著前期投入高而又變現困難的問題。

    目前智能快遞柜的收入來源主要有幾種:面向B端廣告主的廣告收入、派件業務收入,以及面向C端消費者的超期取件服務費。

    但在這幾項收入來源中,B端廣告收入受到網點數量、流量的限制,前期較難實現大規模盈利;C端仍然存在教育消費者的需求,短期內都較難有直接變現的可能,消費者也會主動規避超期取件服務費,本身并非一個真正穩定的收入來源。因此,派件業務收入雖不多,卻是其中唯一較為穩健的收入來源,這樣的情況下智能快遞柜運營方與快遞企業的密切關系也不難理解了。

    無接觸取餐柜的發展路徑看起來也是類似的。目前,在無接觸取餐柜領域中最為活躍的是美團、餓了么這樣的外賣平臺方。疫情期間,美團外賣在全國分批投放1000臺外賣智能取餐柜;餓了么物流部負責人吳雪煒則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預計將在上海投入1000個智能取餐柜,在全國投入3000個。

    之所以會形成這樣的行業格局,也是因為智能取餐柜與智能快遞柜的產品邏輯相仿,最大的區別僅在于取餐柜所儲存的鮮食對于儲存環境的要求要更高——這也意味著,一方面取餐柜與快遞柜一樣面臨著變現難的問題,另一方面則因為消毒殺菌、保溫等等訴求,在用戶體驗和成本上有著更大的挑戰。

    因此,對于這個領域而言,依附于對于配送體驗有剛需的外賣平臺生存,幾乎可以說是最為合理的生存方式。

    對智能取餐柜而言,另一條現存的路徑則是面向B端提供服務,與連鎖餐飲品牌合作,解決餐飲品牌門店外賣配餐取餐繁忙的痛點??梢钥吹?,漢堡王已經在上海嘗試使用這種方式,餐廳工作人員將餐品打包后放入柜中,騎手輸入訂單號或者掃描二維碼后可取餐,降低了取餐過程中的溝通成本,以及拿錯餐的風險。

    相較于直接面向終端消費者而言,服務大型連鎖餐飲品牌似乎是擺在智能取餐柜面前更為可行的一條路。

    在疫情期間的“無接觸經濟”風口下,同樣也在瞄準餐飲企業的還有機器人產業。

    曾一度被視為雞肋的機器人配餐、配送服務,在疫情之中一躍成為了行業剛需。無論是在疫區、醫院等特殊場景,還是在普通餐廳堂食配餐的場景下,機器人配餐都成了避免感染以及安撫消費者的有力手段,普渡、擎朗、穿山甲等專業做配餐機器人的廠家,以及獵豹等兼具配餐場景的互聯網廠商都在這方面表現相當活躍。

    但質疑也隨之而來:雖然機器人在運送效率上可以做到普通傳菜員的2-3倍,一臺配送機器人不到3000元/月的使用價格也遠遠低于人工配送成本,未來還有可能隨著產量的提升進一步降低,但是目前機器人僅僅能負責傳菜的環節,在餐廳內復雜的環境中所能替代的人工場景還實在是太少了。

    這也是“無接觸經濟”下的各個垂直領域共同的問題:在市場已經幾度洗牌的情況下,今年“無接觸經濟”的興起,無疑是特殊市場環境所催動的變化。目前疫情之下,市場對這樣的“無接觸”能力有了更高的要求——但疫情終將平復,市場也終會恢復常規邏輯,屆時這些憑借著單一市場需求短期爆發的新領域,還能繼續走下去嗎?

    “無接觸經濟”是偽命題嗎?

    疫情下的特殊需求不會長久存在。長期來看,市場還是將回歸最本質的用戶需求與供需關系當中去。

    如果我們拋開疫情影響,會發現因為“無接觸經濟”概念而興起的這幾個領域,原本核心解決的無外乎都是人力與效率的問題:

    無人貨架、無人便利店,都是在降低門店內營業人員的人數,并借無人值守的營業方式,拉長營業時間;

    無人快遞柜和取餐柜則是在提高快遞物流最后一公里的服務效率,減少派件過程中因為用戶時間、配合度等等問題,耽誤的人力與時間成本,以此提高人效;

    無人配送之所以此前被視為雞肋,也是因為它雖然在配菜這個方面能夠替代人力需求,但因為功能點單一、智能化程度還不夠高,尚不足夠為餐廳減少人力支出,反而成了額外的成本,因此接受度不高。

    這背后是目前國內整體人力成本上升給勞動密集型產業所帶來的陣痛:由于適齡勞動力人口占比下降,再加上人口教育水平的提升,國內的勞動力成本在逐步上升,也確實在提高人力、人效的創業方面創造出了巨大的創業機會。

    除了這些更為無人化、自動化的解決方案以外,產業互聯網的信息化、數字化實際上面向的也是在勞動力成本上升的大背景之下,勞動密集型產業如何“降本增效”的核心問題。

    但既然回到了“降本增效”上,那么對于企業而言,核心還是要算明白一筆筆運營成本與收入之間的賬。

    比如說,無人貨架之所以遇阻,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開放式貨架的貨品損失高,但轉而做便利蜂式的智能貨柜的話,前期硬件成本投入、技術要求都更高,對于創業公司來說就是不小的入局門檻。而像快遞柜、取餐柜等等,單個柜身就動輒上萬的成本,更別說中后臺用戶體系與電子面單之間打通的開發及維護成本了。

    即便是企業家大業大,成本可以承受,也需要看與先行方案相比新的解決方案是否劃算。比如說,無人便利店雖然減少了人力成本,但額外增加了硬件成本、維護成本,甚至是單件RFID的成本,那么和傳統零售相比是否真的創造了更大的收益,是否能有足夠的驅動力推動從業者轉型,并不是一筆好算的賬。

    而一些算明白賬了的從業者,正在想辦法改善營收狀況。4月28日,豐巢就宣布開始超時收費,每12個小時0.5元,同時將于4月30日推出會員服務,月卡每月5元,季卡每季12元,會員享受有效期內不限保管次數,7天長時存放。

    不過,在政策支持以及用戶接受度方面,疫情確實可能帶來了一些改變。 4月13日,在上海市政府印發的《上海市促進在線新經濟發展行動方案(2020-2022年)》中,“加速發展無接觸配送”已被列為12大聚焦發展的重點領域之一?!斗桨浮愤€指出,未來上海要高效整合線下運力資源,提高智能化運營和調配能力,實現物流服務全天候、廣覆蓋。這也意味著無接觸配送相關的方向或將迎來一波政策紅利。

    與此同時,消費者心態也發生了變化?!睹缊F無接觸配送報告》則顯示,在抗疫剛剛開始、消費者最為謹慎的1月26日至2月8日期間,80%的消費者都選擇了“無接觸配送”——說明相比起過去對非直接交接的不放心,消費者對于“無接觸”的交易方式接受度還是提高了。

    另外,在一些特殊領域,自動化程度提高之后未必會回落。 比如說,在疫情期間,機器人在醫院替代了部分基礎診療工作,像是獵豹移動捐贈的智能疫情防控機器人,就能夠根據醫護人員發起的需求,到達指定位置或者病床完成基礎問診任務,比如說測體溫、查看舌苔情況等等。

    雖然機器人所能做的還非常有限,但在目前醫療資源緊張的情況下,在對人力資源有高要求的特殊領域,自動化的推行所能創造的市場價值顯然是更為顯著的,“無接觸經濟”也因而更有可能持續發展。

    而回歸到整體市場大盤上來說,短期國內市場上的勞動力短缺并不會迅速激化,尤其是“無人化”產品所能替代的基礎性工作方面,現有的重人力的解決方案經濟效益恐怕還是要遠遠高于自動化解決方案的——線下商業“無人化”的未來也沒那么快到來。

    但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疫情還是給整個社會敲響了警鐘。未來公共衛生層面的顧慮反而有可能持續提升“無人化”的必要性,進而從政策面上加速這個行業的變遷。

    (來源:深響(ID:deep-echo)作者馬小軍,轉載自:聯商網)

    關鍵詞:

    關閉
    丰满四位少妇挤奶,人妻在夫面前被公侵犯,一级欧美一级日韩片中文字幕
  • <xmp id="aaayc"><table id="aaayc"></table>
  • <xmp id="aaayc"><xmp id="aaay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