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aaayc"><table id="aaayc"></table>
  • <xmp id="aaayc"><xmp id="aaayc">

    品牌如何避免商標糾紛 防止“李鬼”告“李逵”?

    2020-04-22 09:36:33

    近段時間,隨著“茶顏悅色”和“茶顏觀色”兩家茶飲品牌一審判決的公布,品牌間的商標侵權糾紛也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引發全網關注。

    “茶顏悅色”是長沙本土著名的茶飲店,時至今日已成為凡到長沙的游客,必會打卡的特色產品之一。雖然茶顏悅色的門店只開在長沙,但其知名度早已在全國蔓延,有本土網友稱,茶顏悅色甚至絲毫不遜色于長沙臭豆腐在他們心中的地位。

    2019年5月,一家與“茶顏悅色”僅一字之差的“茶顏觀色”奶茶店在長沙開業。隨之,“茶顏觀色”注冊商標專用權人廣州洛旗公司,以長沙“茶顏悅色”商標侵權為由,向長沙市岳麓區人民法院起訴。廣州洛旗公司請求法院判令“茶顏悅色”商標注冊人湖南茶悅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及授權使用人等賠償其各項損失21萬元,并在微信公眾號、微博、大眾點評及美團外賣平臺上發表致歉聲明,消除不利影響。

    此時,消費者們一臉迷惑,一個籍籍無名的奶茶店它為何這么“囂張”?

    原來,在2008年,“茶顏觀色”就已經被注冊了,單從這點來說,其實是抓住了對于訴訟的主導權。但由于“茶顏觀色”首次轉讓之前,無任何證據可以證明商標的實際使用情況,消費者知曉度不高,市場知名度亦不高。與“茶顏悅色”開張6年有余,被廣大消費者認可的事實相比,法院認為洛旗公司作為同行業競爭者,理應知曉“茶顏悅色”的知名度,但仍受讓使用注冊商標“茶顏觀色”,并以此作為權利商標對注冊商標“茶顏悅色”提起注冊商標侵權之訴,主觀惡意明顯,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故訴訟請求不應得到法院支持。

    實際上,這樣的案件不在少數,近年來,許多“知名商標”的糾紛案層出不窮,甚至還有過“盜版”勝訴的情況。網友們把這一類事件戲稱為“李鬼把李逵告了”!

    “盜版”勝訴New Balance 被罰 9800 萬元人民幣

    被稱為“慢跑鞋之王”的美國品牌New Balance進入中國市場用了“新百倫”中文名后,被廣州一家主打商務男鞋的百倫公司周姓老板告上法庭,索要近1億元的巨額賠償。

    New Balance上海新百倫公司表示,“新百倫”是企業字號,在宣傳時寫“新百倫”,只是作為“New Balance”商品的中文名稱,屬于善意使用。而且,New Balance公司的高知名度商品,無需仿冒周先生的低知名度商品。周先生通過受讓取得“百倫”商標,并惡意搶注“新百倫”。New Balance公司在商業上進行大量投入,才有“新百倫”一詞的商業價值。其認為,周先生不進行商業投入,卻通過訴訟索要高達近1億元的巨額賠償,沒有任何事實和法律依據。

    廣州中院認為,上海新百倫公司未規范地使用其企業名稱,且未善意地主動避免使用與他人的注冊商標相同或相近似的標識,以避免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和市場無序,其對“新百倫”字樣的使用行為,構成對周先生“百倫”、“新百倫”注冊商標的侵權。原因在于,“新百倫”既非“New Balance”的中文意譯“新平衡”,也非“New Balance”的中文音譯,其產品曾被稱為“紐巴倫”。就是說,新百倫與New Balance之間并沒有唯一對應關系。

    該案一審判決,認定New Balance銷售商存在惡意“反向混淆”行為,構成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并且據此作出了該院有史以來侵權案件賠償數額最高的判決,判其賠償人民幣9800萬元。

    “無印良品”商標之爭日方敗訴且無以駁回

    2015 年,北京無印良品投資有限公司、北京棉田紡織品有限公司對 MUJI 提出訴訟,稱 MUJI 在生產、銷售床褥毛毯等商品時使用「無印良品」商標,構成侵權。2017 年 12 月,法院一審判決認為 MUJI 敗訴,要求立即停止侵權行為,并賠償對方超過 40 萬人民幣的經濟損失。

    消息傳出后引起一片嘩然,對此,有外媒甚至痛批中國商標法的落后和“荒唐”,也有專家為日本MUJI鳴不平。在情理上,日本無印良品的敗訴,的確讓大眾難以理解和接受,但是,法理上這個結局從專業角度或早已成定局。

    根據判決文書,本案原告北京棉田紡織品有限公司(下稱棉田公司)系第7494239號“無印良品”商標(下稱涉案商標)的所有權人,該商標注冊于2001年,核定使用在第24類“棉織品、毛巾、毛巾被、浴巾、枕巾、地巾、床單、枕套、被子、被罩、蓋墊、坐墊罩”商品上。北京無印良品成立于2011年6月,棉田公司為其投資人之一。2011年6月,棉田公司授權北京無印良品在中國獨家使用涉案商標,用于商標項下指定商品的生產、銷售及宣傳推廣。

    對于無印良品的此次敗訴,法律業界人士認為,日本無印良品在進入中國市場之前,沒能提前布局注冊商標,導致中國的“無印良品”商標在部分商品類別中被他人搶先注冊。我國商標注冊實行注冊在先原則,但是針對搶注行為,我國商標法經修訂,有了現行的商標法第三十二條:“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p>

    喬丹體育vs飛人喬丹商標之爭長達8年

    關于中國的喬丹體育和飛人喬丹商標案,要追述到2012年,邁克爾·喬丹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申請,要求撤銷喬丹體育的78個相關注冊商標。而當時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裁定,維持喬丹體育的一系列商標注冊,隨之一場漫長的商標爭權博弈開始了。

    據悉,這場糾紛其實是一場“民告官”的官司。訴訟中的被告,其實并非喬丹體育,而是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商標評審委員會。喬丹體育只是作為法律中的“第三人”出現。2015年5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只對其中的32起做出判決;而2015年的12月,最高人民法院也只是提升了公開審判的10件案件,并且裁定駁回了再審申請人在另外50件案件中的再審申請,邁克爾·喬丹覺得這個結果并不滿意,于是向最高院申請再審。

    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提審后,對喬丹體育公司注冊商標涉嫌侵權系列案件公開宣判,判定中文“喬丹”商標的注冊損害了邁克爾·喬丹享有的在先姓名權,認定喬丹公司的“喬丹”商標應予撤銷,并判令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作出裁定。如今,最高法的終審判決又認定,一審、二審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均有錯誤,應予撤銷,喬丹體育公司第25類服裝鞋帽襪等商品上的6020578號“喬丹+圖形”商標被撤。

    在8年的拉扯中,邁克爾·喬丹終究贏回了屬于自己的權利,而這起糾紛案也就此被選入最高法的指導性案件之中。2020年1月份,最高法明確表示,外國自然人的中文譯名符合條件的,可依法主張作為特定名稱予以保護,惡意申請注冊商標的行為法院不予支持。

    商標注冊“手速”是關鍵

    從案例中看來,不論是上述的茶顏悅色、美國的New Balance、日本無印良品,還是邁克爾喬丹,都有一個共同陷入品牌糾紛的原因,那就是在商標經營之初沒有考慮到品牌的整體布局,換句通俗的話說,就是商標注冊的“手速”慢了,才讓其他非知名品牌有意識或無意識的發現了空檔,導致了后面一系列棘手的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三十一條規定:“兩個或者兩個以上的商標注冊申請人,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以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申請注冊的,初步審定并公告申請在先的商標;同一天申請的,初步審定并公告使用在先的商標,駁回其他人的申請,不予公告?!狈梢幎▏鴥壬虡耸前凑丈暾堅谙仍瓌t獲得商標權的,除非是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標,否則一般情況下,在先注冊的申請人享有商標權。

    除此之外,品牌在商標注冊中的品類全面性、使用規范性、對自持品牌的監控,都應當有全面的把控。在對于品牌商標問題的解決方案上,我們從知識產權建設的相關平臺(注:君合集知識產權服務平臺),搜集到了這樣一些適用的維護建議:

    ①商標申請類別應當全面注冊時間也應當盡早

    全面保護核心產品核心品牌。對于重要的品牌可以進行全類申請,對核心品牌也要申請相應的防御商標,這樣不僅全面保護了自身商標也可有效防止他人攀附商譽的行為。

    ②在商標注冊成功后應按照注冊圖樣規范使用

    在改變商標設計的時候及時重新申請商標,并在使用過程中注意積累企業商標數據和使用證據,包括產品銷量、銷售地域范圍、市場知名度、廣告費用、合同、發票等資料和數據,方便評估出商標的價值,在認定馳名商標以及可能進行的商標侵權訴訟中,都有重要的意義。

    ③定期進行商標監測

    針對他人的侵權行為,也要采取有效的措施,定期進行商標監測,發現有近似商標申請應隨時關注該商標的申請流程和商標狀態,必要時,可以對侵權商標提出商標異議,如果錯過了異議期,在侵權商標注冊后可以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申請,也可以在商標注冊滿三年后提出商標撤三申請,以保護自己的合法權利。

    ④及時使用法律手段

    針對線上專賣店或者實體店及宣傳推廣活動中的侵權,則可以以對方侵犯自己的商標權和不正當競爭為由,提起訴訟來維護企業的合法權益。

    來源:贏商網華中站   作者:胡璇卿

    關鍵詞:

    關閉
    丰满四位少妇挤奶,人妻在夫面前被公侵犯,一级欧美一级日韩片中文字幕
  • <xmp id="aaayc"><table id="aaayc"></table>
  • <xmp id="aaayc"><xmp id="aaay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