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aaayc"><table id="aaayc"></table>
  • <xmp id="aaayc"><xmp id="aaayc">

    集體啞火的快時尚,等待他們的只有末日嗎?

    2020-04-17 10:53:01

    服裝產業總是走在季節交替之前,3月,本該是服裝市場最繁榮熱鬧的時候。

    這個時候,剛好接棒1月、2月的冬裝黃金檔期,正是冬裝清倉甩賣以及春季換季服飾上市的最佳時機,而工廠的夏季服裝生產也要提上日程。

    但今年的服裝行業,卻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因為一場漫長而波及范圍極廣的疫情,已經打亂了這一切。

    積壓的冬裝,沒能及時銷售出去,庫存正在叫苦不迭;春裝,更是直接放棄,3月進入全民隔離期,忙著搶口罩、廁紙的人們,對服裝消費的欲望已降至最低點?,F在,全球疫情的拐點還未可知,恢復常態化遙遙無期,因此有些賣家只能把籌碼放在更遠的秋冬款,但長達半年的空檔期,對服裝企業來說極其致命。凜冬已至,服裝企業該如何自救?

    一、供應端按下快進鍵,需求端卻被暫停

    隨著國內疫情接近尾聲,恢復生產的進度條幾乎已全部加載完成,服裝上下游生產也陸續進入正軌。

    3月10日,作為華南地區最大的服裝面輔料批發市場,廣州市中大紡織商圈終于開市,這里擁有59個專業市場,近2.3萬家商戶,形成包含商鋪、制衣廠、作坊在內的紡織服裝產業流通市場,從業者超過10萬人,作為最重要的采購供應地之一,這里也被成為“時尚源頭”。

    而與廣州中大齊名的浙江柯橋、江蘇盛澤,也早已于2月18日陸續復工。

    往年三月正是采購的旺季,但現在復工復市之后,相比以往依舊冷清。工廠的復工,不代表訂單和產能的恢復,服裝市場還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蘇醒。

    目前,據海關統計,2020年1-2月我國出口紡織紗線、織物及制品137.725億美元,同比下降19.9%;1-2月我國出口服裝及衣著附件160.623億美元,同比下降20.0%。

    受疫情影響,跨境出口電商下跌最多的也是鞋服箱包,其次是戶外運動和紡織家居產品。據了解,疫情期間,服裝類賣家的銷售跌幅都在30%甚至更多。如主要在亞馬遜銷售的廈門俊億服飾,他們美國站的單量占到90%,自3月13日特朗普正式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后,公司的訂單量就出現了明顯下滑,幅度達30%。

    這場疫情,將服裝品類賣家推到了十字路口:

    有些賣家選擇了轉戰市場火爆的口罩等防疫產品,以獲取短期收益渡過難關,但風險也不小,防疫類產品有較高的準入門檻,需要相關資質,而現在CE認證的費用也在水漲船高,此外許多平臺以及社交媒體都在嚴查口罩商品,銷售門路也變得越來越窄。

    一些現金流比較充裕的賣家,則放棄了賺快錢的機會,而選擇走更穩健的路,收縮公司規模,調低全年經營預期,以放緩擴張速度,當然這也更加艱難。因為,從目前全球零售市場的反饋來看,下一季度的服裝銷售并不明朗,有專家預計,全球疫情要到8月份后才能緩解,這就說明一切恢復常態化可能需要等到秋季。

    當然,也有一些賣家在轉內銷,但國內消費仍未全然恢復,也無法帶來更多的訂單量。

    而當外貿新訂單沒有著落時,在供應鏈端方面,一些工廠只能開始布局國內市場,這對大多數只是中間商沒有工廠的賣家來說更為不利。

    即使在供應鏈恢復常態,需求端也充滿各種變數。疫情沖擊下,各國個人消費在降低,加上亞馬遜等平臺政策變化,以及上漲的物流成本,甚至無法發貨,這種種不確定性,成為壓倒跨境服裝出口電商的最后一根稻草。

    二、疫情下快時尚進入全面敗退潮?

    對快時尚行業而言,疫情的沖擊更為猛烈。

    快時尚品牌本質是建立在最新的趨勢之上,如今,大多數人被迫蝸居在家中,穿著家居服在客廳散步,他們不再那么需要那些時尚的衣服。盡管像Princess Polly、H&M這樣的公司正在試圖轉型,利用自己的網站或社交媒體、電子郵件,為客戶推廣休閑和運動服產品,但仍然不可遏制地將快時尚推向下坡路,尤其是H&M、Zara和Mango等擁有實體店的公司,情況更為嚴峻,關店潮、裁員潮持續上演。

    就在這周一,已關閉3441家門店的H&M表示正在權衡全球范圍內成千上萬工人的裁員計劃,而且還宣布已取消其分紅計劃。

    有人認為,今年的疫情影響比2008年金融危機還糟糕,因為沒有任何可以抵消損失的路徑。盡管電子商務的激增為一些快時尚品牌帶來希望,但在線業務也不能使其幸免于大范圍的增長放緩。

    根據Quibit的數據顯示,美國、英國、意大利、法國和西班牙的快時尚公司三月份的銷售額預計將下滑20%,這里邊既有零售店關閉的因素,同時快時尚的供應鏈也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在快時尚生產聚集地——孟加拉國,一周時間內已經取消了價值15億美元的訂單,大量虧損的快時尚企業,讓該國服裝制造商也揭不開鍋,只能采取關閉工廠、裁員等方式渡過。因此,熬過疫情后的快時尚品牌,還要面臨著供應鏈端的動蕩。

    三、快時尚的降維打擊:高頻極致性價比

    在快速反應的供應鏈下,快時尚已走到極致:

    Coresight Research的一份報告發現,Missguided網站每月發布約1,000種新產品,Fashion Nova則在每周發布600至900種新樣式,發布速度之快,已經讓消費者滿足于這種快時尚的消費當中。同時,網紅營銷的興起為快時尚品牌的繁榮打開了利基市場,尤其一些頂部網紅,他們有能力將所穿的一切轉變為即時趨勢,快時尚已進階至“超快時尚”。

    這種模式,也引發了一場快速時尚的低谷競賽。

    去年,與速賣通相關的話題“AliExpress hauls”在Youtude和Instagram上突然火爆起來,由英國和美國分享他們在速賣通上以象征性的價格淘到的寶貝。在此期間,“速賣通英國網站”在英國的Google搜索率上升了350%。

    為何會出現這種病毒式的傳播?吸引他們眼球的,正是平臺上層出不窮的廉價“同款”。

    當你在社交媒體上看到某個網紅的衣服很喜歡,第一時間就可以在速賣通上搜到同款,而且通常只需要白菜價格就能買到。比如掃描20英鎊的Pretty Little Thing駱駝西裝外套,出現7英鎊或13英鎊的類似外套,而天鵝絨Pretty Little Thing短褲的同款價格低至1.95英鎊,

    這對追求時尚的消費者而言,仍有很大的吸引力?!斑@意味著我總能知道晚上有什么新衣服要穿,而且衣櫥總是在更新。即使我知道質量并不好,而且材料和運輸對環境也不是很好,但作為普通人不會考慮這么多?!?/p>

    快時尚,讓奢侈趨勢迅速民主化,正依賴于消費者對其成本和環境影響視而不見。

    像比H&M還要火的品牌Fashion Nova,去年12月,其制造工廠因拖欠數百萬員工工資而被調查,一時間,Fashion Nova以及快速時尚生態圈在網上遭到譴責和批評,但該新聞似乎并沒有造成重大沖擊,因為這個品牌旗下合作的工廠有上百個,它自然可以撇得一干二凈,因此消費者依舊買它的帳。

    四、可持續性、二手進入主流,快時尚還能笑多久?

    從快時尚過渡到可持續時尚,還有多遠?

    根據Traackr的數據,從2018年到2019年,網紅中可持續時尚的提及增加了55%,二手時尚的提及增加了137%,受眾參與度隨之上升??沙掷m時尚和二手時尚職位的參與度分別增加了150%和106%。

    而在2020年麥肯錫對時尚的報告中,預計收入增長將放緩,可持續性將繼續成為一個熱門話題。沒有可持續的使命宣言,即使是最大的快時尚零售商也無法袖手旁觀。

    如在2019年7月,Zara的母公司Inditex承諾到2025年將僅在其所有服裝中使用可持續的,有機的或可回收的材料。一些人懷疑該計劃的影響,并將其視為靠綠色環抱洗白,因為Zara并沒有承諾生產更少的衣服或減慢其制造過程。

    雖然消費者意識到了可持續性,但離他們真正擁抱這些更環抱但價格更高的產品,還有一些距離。正如《哈佛商業評論》所認為的那樣,在消費者說的和購買的東西之間仍然存在意圖與行動的差距。

    加之疫情的影響下,可持續時尚的進程似乎又要被拖住了。

    據世界勞工組織觀測,新冠肺炎繼中國之后迅速擴散到美國、歐洲,全世界有可能出現2500萬名失業者,這一數字高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的2200萬人。而在最新出爐的一份報告《2019冠狀病毒病和勞動世界:影響與應對》中顯示,到2020年底,勞動者收入將減少8600億至3.4萬億美元,這將進一步減少商品和服務消費,進而影響經濟和企業前景預期。

    正如在08年金融危機時期崛起的優衣庫,“優質低價”模式順應了消費市場的變化,更有抵擋全球經濟周期波動的韌性。

    從這個角度來看,此次全球性的疫情疊加金融危機,全球的消費習慣都會因此發生了改變,這可能會再次導致消費者滑回平價服飾??鞎r尚的命運,將更加搖擺。

    來源:跨境AMISHOW

    關鍵詞:

    關閉
    丰满四位少妇挤奶,人妻在夫面前被公侵犯,一级欧美一级日韩片中文字幕
  • <xmp id="aaayc"><table id="aaayc"></table>
  • <xmp id="aaayc"><xmp id="aaayc">